弥补缺失亲情 ?#24052;?#20276;计划”在行动

            来源: 四川日报  时间: 2019-04-17 09:46:01

             “元宵节有什么习俗??#34180;?#21507;汤圆!?#34180;?#21738;个会做汤圆??#34180;?#20892;历正月十五前夕,在巴中市通江县毛浴镇朝阳村的?#24052;?#20276;之家”里,一场“有爱不孤单牵手过大年”的亲子活动正在举行,?#24052;?#20276;妈妈”杨玉兰现场教小朋友做汤圆。 

              从2015年10月起,共青团四川省委、中国扶贫基金会、中国公益研究院在川启动留守学生(儿童)关爱项目?#24052;?#20276;计划?#20445;?#21253;括南江县、通江县在内的省内7个市(州)10个县(区)100个村被确定为首批试点地区。 

              如今,?#24052;?#20276;计划”已推广实施三年多,?#24052;?#20276;之家”和?#24052;?#20276;妈妈”为留守儿童送去了关爱,但在走向专业化和规模化方面仍面临诸多困难。 

              关爱陪伴 

              让留守儿童有“家”有“妈” 

              巴中常年在外务工人员达110万人,全市有不满十六周岁农村户籍未成年人近50万人,其中留守儿童近8万人,家庭贫困、隔代抚养、亲情缺失等问题突出。 

              2015年10月,南江县下两镇、通江县毛浴镇启动?#24052;?#20276;计划”试点,各自在务工农民外出集中的10个贫困村,建立?#24052;?#20276;之家?#20445;?#36873;聘?#24052;?#20276;妈妈?#34180;?/font> 

              ?#24052;?#20276;之家”配备了儿童玩教具、体育器材、图书等物资,每周六、周日、寒暑假及节假日开放。?#24052;?#20276;妈妈”则专门负责本村留守儿童权益保护、定期家访、每月开展主题关爱活动,发挥教育引导、关爱陪伴、亲子互动等作用。 

              “‘童伴妈妈’原则上要求高中以上文化,年龄在19至45周岁,本村村民,热爱公益事业。”共青团通江县委相关负责人介绍,?#24052;?#20276;妈妈?#34987;?#35201;接受月度、?#24452;取?#24180;度考核。 

              2016年7月,杨玉兰申请成为一名?#24052;?#20276;妈妈?#20445;?#23401;子们?#19981;?#21483;她“杨妈妈?#34180;?#22312;她的陪伴下,一些孩子渐渐发生了改变。让杨玉兰最有感触的是一个患有?#21592;?#30151;的11岁小女孩,平时跟着外公生活,?#35805;?#35828;话。她多次到学校和家里走访,陪孩子聊天、玩耍。今年?#33322;冢?#23567;女孩竟然主动跟杨玉兰通了视频电话。“我就觉得这么久的努力值了。”杨玉兰说。 

              关爱的最好方式是陪伴。2017年,南江县大河镇玉皇观村建起了?#24052;?#20276;之家?#20445;?2岁的李雪当起了?#24052;?#20276;妈妈?#34180;?#26449;里50多位留守儿童的生日她都记在心上,会提前准备节目和食物,陪伴他们过生日。 

              覆盖面不足 

              亟待加大?#24230;?/strong> 

              “但‘童伴妈妈’并非是妈妈,无法替代妈妈的角色。”杨玉兰自知这一点。通江县毛浴镇高灯村?#24052;?#20276;妈妈”薛红梅也深感个人力量单薄。“节假日来‘童伴之家’的小孩少说也有二三十个,到了中午要准备伙?#24120;?#21448;要?#23637;?#23567;朋友,一个?#22235;?#20813;忙不过来。?#22791;?#35753;薛红梅倍感压力的是,自己不太懂如何?#38498;?#23376;进行心理疏导。“更多时候还是陪着他?#20146;?#25163;工、做游戏。” 

              为了提升?#24052;?#20276;妈妈”的技能水平,每年,团省委、中国扶贫基金会、各地团县委都会开展2—3次岗位素质拓展培训,“但面对农村儿童的服务需要和具体问题,‘童伴妈妈’的专?#23548;?#33021;仍有待提升。”共青团南江县委相关负责人说,虽然?#24052;?#20276;之家?#26412;?#37327;建在交通方便、人口集聚的村中心位置。但农村孩子分布在各乡镇边远村社,年龄小的需要家人陪同才能到?#24052;?#20276;之家”参加活动,一些老年人要忙农活或打工,就不愿意送娃娃来,路上的交通安全也难?#21592;?#38556;。 

              “从镇上到村里的‘童伴之家’距离较远,每次开展活动,接送外孙女都要走1个多小时的山路。”61岁的朝阳村村民苟太会说。 

              “截至2018年末,全县已建?#19978;?#30446;村50个,但覆盖面还是太小。”共青团南江县委相关负责人介绍,目前,南江县共有农村留守儿童26000多人,其中贫困家庭留守儿童超过60%。“全县有516个村,就算明年达到100个村,1/5的规模都没涵盖。”下一步,还需要加大?#24230;?#21644;吸引更多志愿者来参与。 

              不过,项目经费是个难题。“目前‘童伴妈妈’的工作补贴和活动经费由团省委和中国扶贫基金会保障,未来如果扩大试点和续建,需要县级财政统筹解决,对于财政吃紧的贫困县来说是个不小的压力。”共青团通江县委相关负责人认为。(记者 史晓露) 

            页面功能

            字体大小
            宽屏阅读
            打印文本
            香港马会两码中特